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公子庆忌要离刺庆忌的幕后真相-【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44:58 阅读: 来源:刻线机厂家

人渣是怎样炼成的——要离刺庆忌的幕后真相

春秋时期有两位武功盖世的豪杰。

一个是吴王僚的公子庆忌,他飞奔的速度能追逐麋鹿,跳起来能捉住天上的飞鸟,轻功超越了当代武侠小说的描写极限;力大无比,徒手能降服粗野的犀牛,内外双修炉火纯青、冠绝古今。阖闾追杀他时,乱箭齐发,全被他用手接住,听风辩器之术一时无两。高贵的血统,强健的体魄,敏捷的身手,庆忌无疑是天之骄子、耀眼巨星。

另一位是椒丘祈,颇具传奇色彩的牛人。渡河时马匹被巨型的水怪吞吃了,他一怒之下跳入水中与水怪激战了三天三夜,最后用瞎了一只眼的代价让水怪遭受重创仓皇而逃。惊人的胆略和充沛的精力突破了人类潜能的极限,憾天动地的壮举到任何时代都是人们的顶礼膜拜的偶像。

但是,这两位不世出的英雄却都没有一个辉煌的结局,都莫名其妙死于一个形象萎琐的矮子手里——这就是春秋战国时期五大刺客之一要离。

沿着成功人士的足迹,比猫画虎、一眼一板地模仿,是成名的诀窍。每个知名人士,上至帝王将相,下到优伶戏子都有各自的粉丝团在做亦步亦趋的模拟。

东施捧心蹙眉就是对美女西施的模仿秀,虽然未能获得生前富贵,却也取得了青史留名的效果。现在社会有个二货是雷锋叔叔的铁杆粉丝,他花钱雇老人,拍搀扶过马路照片;认雷锋当干爹,名字也改成雷锋;还比照雷叔作了整容手术。虽然苦心善举未得官方认可,也创下了不小的知名度。

展开剩余87%

但是要离刺杀庆忌的成名之战却是无人效仿的一则孤例,同时代的杀手无人复制他的成功之路,后世两千多年也不闻他的传奇再现人间,估计未来若干年也不会有要离式的刺客重出江湖。

要离是用苦肉计取得庆忌的信任才得以刺杀成功的。后世的黄盖学习他的经验骗过了曹公,是仿照要离经验的重要案例。说岳评书里的王佐自残右臂打入金兵内部,是最接近要离手段的另一绝例。但古往今来,完整复制要离事件的则绝无仅有。

伍子胥在向阖癌举荐要离后,刺杀庆忌的具体方案是要离主动提出的,没有人威逼利诱。他说:大王,你不就是想杀庆忌这个祸国殃民的残渣余孽吗?我有个绝妙的办法,我假装得罪了你,你下令砍下我的右臂,打入死牢,我再假装越狱逃走。你盛怒之下把我老婆和儿子抓起,押赴菜市口当众斩首,再挫骨扬灰,现场越惨效果越好。这样我再投奔庆忌,必然能取得他的信任,就有机会杀了他。

古往今来不怕死的汉子比比皆是,为了义气,两肋插刀砍手断脚不皱眉,上刀山下油锅三刀六洞视若等闲的光棍层出不穷。可有个共同特点,刀子剁的都是自已,把老婆和儿子推到前台,心甘情愿让人剐的独此一人。

动物先天有两个本能:自存和存种。要离究竟受什么利益驱动、为了什么崇高的理想,会违背动物的本性,即能舍弃生命,又勇于付出断绝子嗣的代价?

长期的洗脑能让人做出背逆人性的行为。如二战中盖世太保,一边做着虐杀无辜的罪恶,一边唱着赞美主的歌。如中东的人肉炸弹,在无数平民百姓中拉开引线时,头上都顶着圣战的光环,胸中涌起的是神圣庄严的情怀。

要离灭绝人性、丧心病狂的行为背后,没有强大的心理支撑,没有牢不可摧的神圣信念是做不出这种禽兽不如勾当的。

我们有必要猜测一下,究竟在要离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使得他的精神升华到了毁已灭种以利他人的纯粹境界。

伍子胥在父、兄被楚平王杀死,逃亡到吴国这穷乡僻壤,并没有立即得到吴国的高官赏识,而是混迹于市井之间。乱世枭雄的特点就是能很快调整心态随遇而安,处于任何环境都能为他的日后堀起创造条件。

他发现底层百姓有许多可以利用的宝贵品质:天真纯朴,易于冲动。只要有一套迎合平民的理论,他们就会笃信不疑;只要为他们谋取一点福利,就会感恩戴德;如果肯折节交往,他们可以为你奉献一切,乃至于牺牲生命也无怨无悔。这点在原先的贵族圈,对拥有娇妻美妾的富家子弟是不可想象的。

老伍很敏锐地抓住每一个机会,充分利用基层平民的质朴,从底层起家,走群众路线,为日后东山再起,报父兄血仇打造坚实的基础。这期间,杀猪卖肉的专诸,打鱼为生的要离,都成了他的莫逆之交。

要离矮小体弱相貌丑陋,他曾毫不隐讳对阖癌讲过:我细小无力,正面迎着冷风一吹就全身冻僵;背对着风稍大点就象草一样倒伏地面。这不是要离的谦虚,从他手执长矛刺杀庆忌尚需要借助于风力来看,说他手无缚鸡之力并不为过。这孱弱的体质不知道是怎样在江面上打鱼的。如果让他当刺客行业的形象代表,估计这一职业会早早被社会淘汰了。如果他有幸生活在当今福利国家,就是一个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靠吃低保才能活下去的残疾人。

但是小人物偏能干大事,史书中记载要离遇到了椒丘祈这个战胜过水怪的传奇勇士。这个低保户没有向英雄索要签名,反而当众把他当懦夫大加嘲讽,说真正的英雄标准是:跟太阳打架面不改色,跟神鬼打架,不用挪动脚步,跟人搏击时不说一句废话。你跟水怪打了三天三夜也没杀死它,即丢了马,又瞎了一只眼,还逞什么好汉?干脆找块豆腐撞死行了。

要离的说辞不只荒唐,更象是精神病的自言自语。按他的英雄标准,教训太阳跟耍哈巴狗似的,斗魔鬼和玩婴儿似的,根本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能达标的只有上帝他老人家。拿这个标准来嘲笑椒丘祈,不能用幼稚无知作解释,根本就是头脑拎不清。

后面记载着椒丘欣受辱后,晚上找他报复。要离屋门、房门大开,坦然等待。老椒采着他的头发,刀横脖颈时,依然面不更色,指责他受辱后不能当众反击,只能趁夜偷袭,行事缺少光明磊落。勇士听后羞愧得无地自容,横剑自杀。

这种写法明显在侮辱读者的智商,不知有几个会相信这种漏洞百出、胡扯八道的白痴笔法。椒老大是成名勇士,要离是个武大郎式病夫,双方地位悬殊,象黑道老大对路边的乞丐。挑衅老椒,就象是一个被CCAV洗脑后的毛左大骂奥黑搞霸权主义;习惯忆苦思甜的北韩贫民批判比尔盖茨这个资本家残酷剥削劳动人民。犯得着辩个是非,争个长短吗?老椒之死不是要离攀扯名人、自我陶醉的幻觉,就是歪曲事实、窜改历史的弥天大谎。

我更倾向于认为椒丘祈是个江边长大的捕鱼世家,这从他娴熟的水性能看得出。几世几代的勤劳,积累了好几条渔船这一生产资料,要离只是他门下租船打鱼的佃户之一。

庆忌受到致命创伤性命垂危时,能单手抓住要离三次浸水,几乎将他灌死来分析,他不只是体瘦无力,水性也差劲得很,打鱼的水平也就可想而知了。这种不合格的渔民一天劳作下来,除去上交租船的费用,估计也就勉强能维持生存。

如果没有伍子胥的到来,要离或许就会安分守已、贫困孤独一生。

挣扎在贫困线的人是最容易接受革命理论的。伍子胥在与专诸、要离交往时,因地制宜宣传了一套理论:穷人受苦受累的根缘在于地主和渔霸的压榨和剥削,穷人们只有联合起来,斗垮地主、打死渔霸,才能保证劳动成果不受盘剥,才能翻身作主。

听了老伍的分析,要离象一个在黑暗中摸索的盲人,猛然发现一条金光大道,他和一帮穷哥们抱成一团,结成一个秘密组织,要解放全天下被剥削、被压迫的劳苦大众。觉悟后的他第一个要干掉的就是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的椒渔霸。有伍子胥在出谋划策,有专诸等阶级兄弟鼎力相助。渔霸被除掉了。要离第一次分到了自己的渔船,顺便实现了在财主娘子的象牙床上滚一滚的愿望。

椒渔霸是怎么死的已经不得而知,或许是要离投毒暗算或放闷棍撂倒,从他偷袭庆忌没有一丝底线来看,没有要离不敢采用的方法。但种种阴谋阳谋都会被老伍轻松掩饰的,公开宣传的是椒老大阴谋杀人,被要离义正词严的指斥震慑,被群众的大义凛然所折服,羞愧无地自绝于人民。

要离做这一切都是坦然自若、问心无愧的,有老伍的理论做支持:为了达到高尚的目标,为了实现崇高的理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一切手段。

伍子胥要借助吴国势力为他报楚王杀父兄之仇,仅靠底层的卖命是不行的,只有得到吴国高层的支持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阖闾答应老伍,只要能帮他杀死吴王僚,助他登上王位,他就会帮老伍攻打楚国,替老伍报仇。

这时,他苦心交往多年的信徒专诸和要离派上了用场。

公子光和王僚的恩怨只是叔侄间争权夺利的家事;老伍要杀楚平王报仇也是个人私仇。用这点恩怨说事是没有号召力的,只有上升到民族大义、阶级情仇才能鼓动大家冲锋陷阵、充当炮灰、甘心卖命。

于是在老伍的宣传中,阖闾集团成了人民的武装,代表底层群众的根本利益,革命就是要紧密团结在阖闾为领袖的组织周围,消灭以楚王为代表的邪恶反动势力。杀死吴王僚,掌握枪杆子,把吴国作为人民武装斗争的根据地,是实现某某主义,解放全人类的第一步。

在老伍的感召下,专诸舍身刺杀了王僚,为阖闾夺取了政权。但庆忌的出逃令他寝食不安。谁能完成刺杀庆忌的任务呢?老伍把目光投向了要离。

老伍对体格雄壮的专诸固然礼遇有加,但也没有因要离体弱多病而轻视于他。他鼓舞要离,只要有一颗赤胆忠心,竭尽所能,同样能为革命事业作出巨大的贡献。革命没有贵贱之分,在平凡的岗位上一样能取得非凡的成绩。在解放全人类的事业中,就是一张手纸也会发挥它的作用。

对付防守严密的王僚要起用勇猛强健的专诸;对付天下无敌的庆忌,动用细小无力的要离也许是最佳的选择。

伍子胥开始心事重重地对要离讲解革命目前遇到的危机:反革命头子王僚虽然被镇压,但他儿子庆忌是个更可怕的敌人。他逃亡国外,纠集反革命势力,随时会反攻倒算。如果还乡团的邪恶势力复辟成功,则人民的胜利果实会得而复失,还将得到疯狂的报复。种种穷凶极恶的惨剧即将上演,剜眼剖心砍手断脚绞杀活埋无所不用其极,美丽的吴国将成为人间地狱。为了避免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最有效的办法是刺杀这个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避免革命事业遭受重创。

庆忌勇武过人,正面硬拼谁也不是他的对手,除非取得他的信任,逞其不备暗中下手才有获胜之希望。但是庆忌接受他爹被杀的教训,不相信任何一个吴国人,不容许外人接近,要取信于他难比登天。说到这里,老伍连连摇头,长吁短叹,忧心重重。

要离听得热血沸腾:伍书记,我有办法取得庆忌的信任。为了革命的胜利,我愿意牺牲自己和全家。让公子光砍了我的右臂,杀了我的妻儿。庆忌一定会把我当作心腹的。

老伍激动地握着要离的手,双目含泪:要离同志,我代表组织,代表全天下受苦的百姓感谢你,无论事情成功与否,你将永远活在全世界人民的心中!

经过伍子胥的精心包装,要离成了毁家纾难的革命烈士,背后的真相却只有老伍和要离两人明白。

要离的妻子是椒老大的原配,儿子也是椒的遗腹子,是镇压渔霸时,作为浮财和战利品分给了要离。母子俩对他怀着杀夫、杀父的血海深仇。要离从霸占母子那一天起,就在恐惧的阴影中一天天煎熬。毁家赴难,是他摆脱身边定时炸弹的,寻求自我解脱的惟一办法。

这才是要离毁家舍身刺庆忌的幕后真相。

史书记载,庆忌在身命垂危之机,阻止手下杀死要离,理由是:我和他都是天下勇士,一天之内哪能死两个勇士?这个理由太荒谬了,让人为编故事的智商着急。

放生要离最不可能的是英雄相惜,只能是极度的鄙视。豪杰死于人渣之手,临终前出手惩戒也是失态了,让他死在自己手中无疑会玷污一世英名。

把他象癞皮狗一样放生,正是对无赖的最大蔑视。让走投无路的他伏剑自裁是一个多方都能接受的结局。要离也明白自己的行为击破了人性底线,再烂的团伙也没有适合他生存的环境,天下之大已无他容身之所,老伍和阖闾要的是一个死去的榜样,而不是一个苟活的累赘

哪个医院有nk细胞疗法

免疫治疗子宫癌晚期费用

301医院nk细胞治疗

脑外伤后遗症治疗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