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无线音乐下的畸形儿内地词曲作者的悲哀

发布时间:2021-01-21 07:51:50 阅读: 来源:刻线机厂家

我本善良简引:

以下这篇文章虽不是善良所作,但处处说出了善良的心声啊!不知道SP内搞音乐业务的同行是否也心有戚戚焉?---------------------------------------------------------------------

《内地词曲作者的悲哀》

作者:吴向飞 转载BY 我本善良

偶然看到以前合作的一家唱片公司推出的三个新人的专辑主打单曲碟。设计不错、照片不错、化妆不错、印刷品不错,可惜作品有些让人失望。三首歌除了一支乐队的作品还比较有新意,其他一首本来旋律很好的快歌被安上了一个很土的歌名及创意,大大减分,而另一首情歌写的不痛不痒.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最近一年多,内地很多唱片公司纷纷加入推出或者改签“创作歌手”的潮流。我想原因很简单,第一,可以更多地压缩唱片制作成本;第二,可以把创作合约完全拿在手上,不为别的,只为肆意疯长的无线彩铃增值业务。如今,大家都在说无线增值业务是唱片的大救星,我却不能完全同意这种观点。对于一张好的唱片,一个比较合理的投入费用、一个足够时间的制作周期加上一个好的推广宣传才是这张唱片成功的基础。看看现在,越来越多先天有缺陷的作品被包装成精品向老百姓兜售。唱片公司纷纷拿出巨资在各种流媒体上买硬广告,花几十万拍mv,花十几万给歌手做造型、拍照,却不舍得多花几千块钱来买好的音乐作品。本该一心唱歌的歌手纷纷开始生弩着填词谱曲,真所谓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一时间,内地多了很多伪“唱作人”,少了很多“职业歌手”,让人费解和悲哀。

为什么如今内地的好歌越来越少,和现在极不平等的创作人低收入有巨大的关系。即使国内最顶尖的创作人,一年的收入顶多是个三流歌手的收入,这是圈内不挣的事实。刘沁写“你快回来”,她只拿了一万块钱稿酬,当这首歌产生了几百上千万收益的时候,没有人会分给刘沁一分钱,除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钱虽然不多,但总让人感觉安慰。

人在这个社会的价值在于创造。创造新生事物的人就应该获得比别人更高的收益,要不然,大家都一样了,社会如何发展。

回到音乐创作上,这就是现实,新的创作人一腔热情走进这个行业,时间一长,发现自己辛苦创作的作品被公司几千块买断,然后在网上独享暴利,歌手拿着作者的歌去演出,一年赚几百万自己却连一分钱都分不到的时候,创作者都灰心了。逼不得已纷纷退出这个行业。我敢说,全中国内地流行音乐创作人,如今只靠填词收入生活的不会超过5个,有一个算一个,悲哀吗?很悲哀!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5个人迟早也会消失匿迹。新歌手红了,演出费可以迅速从几千涨到几万、十几万、几十万,短短的几年时间就可以做到数倍的递增,而一个创作人从新人到写出很多脍炙人口的歌曲时候,需要比他们长的多的培养期,成熟期,最后的创作费顶多涨几千块,更别说数倍了。而唱片公司打压新创作人费用的惯用手法就是“谁谁谁才多少钱”,言下之意,你也应该知足了。

稍不留神就陷入圈套。

内地的创作人,一面辛辛苦苦创作,一面生活所迫轻易的出卖自己的创作买断给唱片公司。我也曾经被迫买断过作品,那是过程,创作人必须经历的过程。我知道那不是永远的,事实也如此。虽然这些年最让我头痛的就是谈词曲合约,但我还是在坚持,虽然也因此被退过稿,可我仍然相信音乐版权的重要性,知道我坚持的结果是什么吗?结果就是若干年后的今天,我所有发表的作品绝大部分作品的版权在我自己手里,包括那些很红的歌。后来EMI和我合作,我想也有这个原因吧。

其实,一个优秀的创作人产生的社会价值远远超过一个歌手。而且一旦走上正轨,生命力会很长。远的不说,光是香港的填词人林夕和黄伟文,两个人的作品数量和带来的边沿商业价值,超过几千万绝不是玩笑,或许还有点保守。记得前几年,看到香港音乐创作者年度收益报表,年收入超过50万港币的创作人有15个,这好像还只是公播和商业演出这一块的版税(改天我再详细谈关于创作中版税的问题),还不算从唱片里收到的付给创作人的版税,按此推算,年收入超过百万港币的创作人绝对不止十个。

一件事的成功,必然由他的原因,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埋头苦干,要懂得分析和借鉴,音乐创作亦如此。

别的行业,都是花巨资引进人才。可在如今最赚钱的娱乐文化产业里,创造者的收益却是最低最低的,你什么时候看见一个内地创作人只通过词曲创作的收入买的起豪华汽车的?很多很有前途的创作人基本上都是,一腔热情进来,灰头土脸出局。能坚持下来的寥寥无几。

唱片不好做,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体谅是双方的。海外为什么总能出好作品,和他们丰厚的创作回报不无关系。而内地的作者,经常被唱片公司以各种理由拖延付款时间。一筹莫展,甚至勒紧腰带,想必是所有人都经历过的课程。这样的生活状况能写出好作品,鬼才信!

以前的台湾音乐圈也经历过痛苦的版权改制,他们花了二十年规范了市场,三年前,当我听说一个创作人写一首歌赚的钱可以买一辆奔驰的时候,发现内地的音乐词曲创作人太可怜了。同样创造了巨大利益,却拿到了极其低的不平等收益。

其实,自己做好分内的事,才能发挥出巨大的能量。我也想呼吁身边的作者减低创作费,减轻唱片制作成本,但是,唱片公司会分给我们合理的版税吗,能吗?

真的希望,在无线增值业务发展的今天,能听到某位内地词曲作者拿到数十万元的收益。

创作很辛苦,也很磨人,但决不是谁都能胜任这份工作,跨行的结果,就是一片混乱。对于创作者,安心写好歌,写出精品才是当务之急。对于唱片公司,拿着买夏利车的钱去买奔驰,显然不可能,压缩创作费不会得到好歌,不信,咱们走着瞧。创作新人不会永远是新人,蒙骗他们不会次次成功。

我坚信,大家都得到自己合理的利益,音乐圈才能天天出好的音乐。

战神新世纪官网版

123彩票app下载手机版

少女机动队

决战千年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