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砥柱铭的水到底有多深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5:56:23 阅读: 来源:刻线机厂家

“苍天有眼——”

这是在得知《砥柱铭》拍出4.368亿元人民币高价之后,暨南大学书法教授陈志平在给学生上课时说的第一句话。

作为书法教授,陈志平对黄庭坚的关注研究已持续了十年,无论对于书法在中国文化中的位置,还是对于黄庭坚在中国书法中的位置,都有着来自肺腑的感受。相信众多书法界同仁在《砥柱铭》拍卖之后会有同样欣慰的心情。

对于普通社会公众而言,2010年6月3日,保利拍卖公司夜场的意义,在于诞生了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的拍卖新纪录,一举打破了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在伦敦佳士德创下的2.3亿元的中国艺术品世界最高价。这一次,产生纪录的是内地拍卖行,《砥柱铭》俨然成为中国人开始掌握自己艺术品价格的“民族英雄”。

作为中国核心文化中的瑰宝,黄庭坚书法作品拍出最高价格,远比“鬼谷子下山图罐”容易理解得多。无数热爱中国文化与期待中国崛起的人为之振奋。《砥柱铭》也已离开了收藏的专业视野,成为公众话题与街谈巷议。不过,《砥柱铭》似乎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关于《砥柱铭》的种种悬疑,也没有因为4.368亿元的价格而烟消云散。

议论纷纷《砥柱铭》

在《砥柱铭》拍卖结束之后,某收藏机构按照既往的方式,将拍卖相关信息资料进行录入。然而,当职员小刘录入《砥柱铭》时,该机构负责人王先生立即叫停:“你凭什么写这个是北宋的?谁说它是黄庭坚写的了?”

王先生的态度让小刘感到愕然,她不明白面对一件打破纪录的拍品,王先生为何如此激动。多年的业内经历,使得拍卖行业的很多人都已经是王先生的老朋友。对此,他不想多说什么,但态度却相当明确:把像《砥柱铭》这样一幅书法造诣并不深的作品当成真迹,并拍出这样的高价,是对黄庭坚的误解,更是对中国艺术的误解。

早在《砥柱铭》拍卖之前,网上书法爱好者关于《砥柱铭》的真伪就已吵翻了天。就像有关专家所说,以中国书法爱好者之众,一件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书法作品是很难带着疑点过关的。

闻正就是较早在网络上全面发表自己怀疑看法中的一位。他在自己博客和论坛上,贴出了对比图,将黄庭坚的《松风阁帖》与《砥柱铭》对比,指出其间的差异,包括个别笔画的描笔等。此外,闻正还特别列举了《砥柱铭》题跋中出现的印章与已知印章存在的细微差别。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书画家李先生也为记者提供了自己观察《砥柱铭》的方法。他说:“你可以仔细看《砥柱铭》作品中的牵丝(即书写点画时由于笔势往来留存于先后笔画之间的纤细笔道),这些牵丝非常生硬,间架结构也不饱满。这篇作品的个别笔划确与黄庭坚相似,但书法作品整体气息不畅,气脉与黄庭坚完全不同,显得不太成熟。以我的研习看来,这是一张典型的临摹作品。”

很多书法爱好者对于《砥柱铭》的怀疑,大体与闻正与李先生类似。由于这些书法爱好者大都有着临帖习字的历史,对于黄庭坚的字体结构与书写方式并不陌生。当《砥柱铭》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他们立即感觉到了某种差异。正如有网友所言,所谓不同与差异,主要是指一个人书写过程中规律性的东西出现了不同,这种不同出现当然是值得怀疑的。

《砥柱铭》并没有落款,从笔法和字体结构上与世人熟知的黄庭坚书体也有所差别,对于这一点,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不同的是对于这种差异的解读。与闻正等质疑之声不同,网络力挺《砥柱铭》为真迹的另一派也大有人在。在这些力挺派看来,《砥柱铭》为“好字”、“真迹”无疑,一目了然,有什么可以争论的呢?

上海书法鉴定专家宣家鑫也不同意闻正的鉴定方式。

与闻正一样,宣家鑫除了做书法鉴定,每天都在练字。按照宣家鑫的说法,自己几十年写的作品,也没有完全一样的,“书法不可能每一个字都写得一模一样”。《砥柱铭》和《松风阁帖》不是黄庭坚同一时期所写,出现较大差异属于正常。至于印章,深浅会有差异,每人也都会拥有多个印章。

陈志平也表示:“黄庭坚用笔很简单,有他的技巧,也会玩些章法、布局。《砥柱铭》是黄庭坚转折时期所写。这个时候,他写字很爽快,但后来他发觉爽快不是他所追求的,于是转而追求厚重,笔风就改变了。他那时被贬官,自己没有落款,或者保存的人为了字的安全,故意去掉落款……这都是正常的事情。”

除了书法理解的不同,对古代流传下来的中国书画所持态度也在左右着各方的判断。宣家鑫就主张对古书画作品要抱宽容的态度,他说:“像2009年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拍了6171.2万,有人说,怎么画得那么嫩?或许这就是他早期作品的缘故。《砥柱铭》中有描笔的现象,但很多书法家都有习惯描笔,写完不满意就改,只不过现代人描可能是看不出的,古代人描笔就很明显,宋朝用的是熟纸,写上去马上就干了,而现代人用生宣,干得慢,写完马上描不容易看出来。”

其实,《砥柱铭》这件作品早已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在书法圈里非常有名,并不是突然在拍卖会上冒出来的。对于这件作品的真伪之争同样也由来已久。早在清代,《砥柱铭》就有被认作赝品的历史。即使是本次参加保利公司论证并认定《砥柱铭》为黄庭坚真迹的傅申和黄君,在接受拍卖行邀请鉴定前,都曾经认为此《砥柱铭》为赝品,尽管两人在论文中论述了自己过去对《砥柱铭卷》认定为赝品是失误,傅申称对此卷所写年代确认失误,黄君称对版本理解失误。但这些解释还是令一部分人不那么信服。

按照傅申和黄君的看法,该《砥柱铭》为稍早的一个版本,在具体时间上,两个人还有分歧。

黄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明,此件作品不留名、不漂亮、不老练,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但正是这些存在,才反映出黄庭坚经历过这么一段调整期,反而更显珍贵。黄庭坚在自己诗文中也记叙过,在黔州时候他写的字不好,十个字里面有三、四个字不能看,觉得很不好意思。这幅《砥柱铭》就是他在离开黔州后不久所写。

《砥柱铭》的市场传说

《砥柱铭》的天价成交价格完成于拍卖市场。多年以来,拍卖市场的价格问题一直被打着问号。对于天价本身的质疑也就难以避免。

截至记者发稿,也就是6月末,保利还没有确认《砥柱铭》买家的款项已经到账,有媒体发布消息称,此卷为几个财团联合购买。高达4亿元的书法作品到底最后有没有成交,各路媒体的记者看起来比保利拍卖公司还要着急。

至于藏家最为关注的,《砥柱铭》的流传有序,这一直被认为是该作品的一大亮点。

首先,近700CM的历代题跋,记载了南宋王厚之、贾似道,晚明项元汴等历史上重要收藏家对此作品的鉴赏评定。清代晚期,此卷在广东地区流传,后来流传到日本,为日本收藏中国艺术品重要博物馆——藤井齐成会有邻馆收藏。2000年左右,经台湾寒舍董事长王定乾的推介,《砥柱铭》被台湾藏家购得。

据保利拍卖公司古代书画部负责人左昕阳介绍,自《砥柱铭》流入台湾,各大拍卖公司都对这件作品垂涎欲滴。2009年底,保利通过努力,与王定乾交涉并争取到了《砥柱铭》的拍卖权。保利另外一部门的负责人则对记者分析道,鉴于市场长期对《砥柱铭》关注,如果《砥柱铭》被拿到其他拍卖公司拍卖,也会有很好的成绩,但要拍到4亿的价位就很难了,这个成交额应归功于保利的实力。

2009年底,保利谈妥了《砥柱铭》的拍卖权。作为2010年春拍的重点拍品,连同王蒙的《萧山秋寺图》、钱维城国画手卷《雁荡山》、曾巩《局事帖》、宋徽宗《写生珍禽图》等20余件藏品在2010年春拍前举办了“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展”。参加该展览并最终上拍的几件展品,在春拍中都有良好的表现。

至于大众对《砥柱铭》的疑虑,保利也有所考虑,于是就有了台湾的傅申和内地书法家黄君分别进行密集研究,并撰写了论文。傅申是台湾极富声望的书画鉴赏家,如果不是后来去了美国,很可能成为台湾故宫博物院的院长。黄君是由书画家黄君实推荐的,据说是黄庭坚的后裔,研究黄庭坚也已很久。

不过,《砥柱铭》的流传历史与保利的高价拍卖还是引发了各种不同的联想与猜测。《砥柱铭》出身——日本有邻馆的旧藏身份是引发猜想的第一个因素。

多年以来,这家私人博物馆流至内地的几件作品都以高价成交,同时伴着巨大争议。2002年12月,国家以定向拍卖方式用3300万元人民币拍得米芾《研山铭》,创造了当时中国书画价格的世界纪录。然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对这件作品是否为米芾真迹的争议。2009年,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再现中国拍卖市场,并以6171.2万元的价格成交,但是随之而来的不是惊叹与喝彩,而是一片质疑之声。

这些质疑当然是从书画本身开始的,但在疑假的基础上,各方也将怀疑的目光转向日本有邻馆。有分析指出,按照日本人的精明,他们一定会保留最为可靠而有价值的藏品,把不太可靠的藏品卖给对回流文物充满渴望的中国人。《研山铭》如此,《写生珍禽图》如此,本次的《砥柱铭》也是如此。

但对此猜测,也有业内专家嗤之以鼻——凭什么你们就那么相信日本的鉴定水平呢?对于中国书画艺术品,真正的高水平鉴定在中国,日本人的收藏口味不足为凭。

超过4亿的《砥柱铭》也引发了另一个猜测,那就是保利的市场运作,这种运作往往被以“炒作”进行概括。这个时候,一些专业人士把目光回溯到了2009年秋拍。当时,曾巩的一件小尺幅书札《局事帖》拍过了1亿元人民币。如果《砥柱铭》与《局事帖》同为真迹的话,那么,无论就作品尺幅、作者本人、作品的地位,两者差距较大,如果说有问题,这里面有问题的首先不是《砥柱铭》,而是《局事帖》,拍出《局事帖》的也不是别人,正是保利。

将《局事帖》与《砥柱铭》做一个链接的话,是否可以认为,保利公司有着充足的后招,且为后招做好了市场准备,书法作品也将就此进入一个热炒周期呢?

无论保利是怎么想的,从潘家园到古玩城,关于书法的一场市场新格局调整都正在拉开序幕。

在《砥柱铭》拍卖时,宣家鑫让现场的朋友举着手机,自己从里面听完了拍卖的整个过程。在落槌之后的第二天,他就与员工商议,抬高手头书法作品的估价。

收藏《砥柱铭》算捡漏吗

6月22日,某媒体爆出国家拟用优先购买权获得《砥柱铭》的消息。当问及保利拍卖相关负责人时,对方只说不清楚,没有接到通知。

业内专家对此消息充满了怀疑——哪有拍卖之后国家才使用优先购买权的?以《研山铭》为例,当时是拍卖之前国家就宣布行使优先购买权,而且《研山铭》是徐邦达亲自认定的。从这一点上,反倒令人对《砥柱铭》有所猜测——如果真是黄庭坚真迹,如此重要的文物,国家这次为什么没有行使优先购买权呢?”

但拍卖行业界人士的观点恰好与此相左。他们认为,正是由于国家这次没有使用优先购买权,《砥柱铭》才可以拍出这样的高价,《砥柱铭》的拍卖是成功的。

至于保利“做局”说,宣家鑫算了一笔账:如果是拍卖行自己做局的话,在这个价位,5.5%的营业税拍卖公司逃不掉,还要帮客人缴纳3%的个人所得税,企业也必须缴纳个人所得税,运作多余所得要缴纳25%至33%的税。在国家税务总局监管最为严厉的几个行业中,拍卖行位列其中。这么大的数目,如果做手脚,承担的风险就太大了。如果是卖家自拍自买,那么买家15%的佣金,卖家10%的佣金,还有图录费、保险费等也是跑不掉的。

由于远离拍卖圈,陈志平对于《砥柱铭》的认可更多地体现在学术价值上。他认为,黄庭坚不论是对于北宋,还是对于中国文化的历史,都是一流的人物。在苏、黄、米、蔡这“宋四家”中,米芾的成就在于仿古,与一生不断创新的黄庭坚相比,逊色不少;蔡,不管是蔡京还蔡襄,社会地位和艺术成就都无法与黄庭坚相比;苏轼感悟深刻,理论和实践都达到一定高度,因此,登峰造极者为苏、黄二人。

此外,黄庭坚写什么东西都有它的意义在,比如写《廉颇蔺相如传》是有感于各党派之争,写《砥柱铭》是激励杨明叔,也借《砥柱铭》作者魏征和文中所写的大禹表达自己坚持操守、顽强不息。

对于4亿元的价格是否体现出《砥柱铭》的学术价值,陈志平认为,市场价格与学术价值没有关系,“如果2009年非书法名士一小片《局事帖》就拍到1.08亿,这么完整的《砥柱铭》还算是便宜的。只不过《砥柱铭》不是黄庭坚最擅长的草书,也不是晚年登峰造极之作,会稍微打点折扣。”

从某种意义上说,不少力挺《砥柱铭》的基础思维是正确的,那就是,作为中国顶级文物艺术品,4亿元不会是一个终点。如果《砥柱铭》确为黄庭坚真迹的话,这一价格仅为目前大家接受的市场价而已。在拍卖之前,不少行家都认为,《砥柱铭》可以拍到3至4亿元,结果也是如此。考虑作品的稀有与首次现身,一旦错过,再次拥有的可能性极低,因此4亿元并不是一个太高的价格。即使此后再次重现拍场,其价格飙至10亿人民币以上不应是意料之外的事。如果是这样的话,4亿元的价位倒像是捡漏了。

不过,《砥柱铭》成为一件开门真迹的可能性似乎不大。在目前各方的看法中,有认为是清仿的,有认为是宋仿的,有认为就是新仿。不同的结果,市场价值差距巨大。那么,陷入争议之中的天价拍品,价值又该怎么看呢?

台湾艺术品经纪人徐政夫对《砥柱铭》的真假并不十分关心,他引用了著名美国华裔收藏家王季迁在谈及古代书画时说过的话——“这个画,如果是宋代的,画得好,那么是不是谁的已经不重要了”。

在徐政夫看来,王季迁的话,既适用于古代书画,宋画,也适用于《砥柱铭》。中国古代书画,临摹得多、拓得也多,后加款还多,流传有序的东西很少,要100%确认很难。

徐政夫说:“有《砥柱铭》这样的东西到市场已经是很好了。从这个角度看,即使花4亿多买了一个有误解的东西,或许也比你花几十、几百万买一件没有误解,但也没多少市场关注度的东西,要重要得多。”

某种角度说,《砥柱铭》是对中国收藏市场与收藏家的一个考验。对于真正的藏家来说,眼力、财力、魄力,缺一不可,在眼力的基础上,面对争议,敢于果断出手或者岿然不为所动,都是藏家素质的表现。而如果是看好投资价值与可能获利,则就是另外一种玩法了。这时,记者倒是想起马未都先生在《砥柱铭》拍卖后作出的提醒:“艺术品作为人生消费是顶级的消费品,作为投资却是顶级风险的投资品”。

小型移印机批发

其他手机配件价格

不干胶标签纸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