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自主品牌梦想中国创造-【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6:17:16 阅读: 来源:刻线机厂家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华旗资讯集团总裁冯军又一次拿出了关于建立海外孵化器的提案。

“今年我是第4次提了,反省前3次,有可能是我能力有限,表述不清晰,这次我将尝试用更直白的语言,将亲身体会和建设性建议表达清楚。”冯军告诉本报记者。

冯军认为,大量的创新型和品牌服务型中小企业在实施走出去战略时,因不具备在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设立办事处的条件,仅靠单打独斗很难落地,面临着发达国家的工作签证准入、当地法律法规了解、人才工作和生活安全方面的困难。

他建议,由国家出面整合商务部、外交部、科技部的资源建立海外孵化器,变得至关重要,“就像韩国在华设多家中小企业服务中心,意大利在华设有品牌推广中心一样,孵化器帮助当地品牌实现了在中国的成功落地。”

代表委员们提出,以传统出口加工型企业为主体的“中国制造”,正进入打造自主品牌的大转型期,这一阶段的企业需要更多的“呵护”和“助推”。

大投入打造自主品牌

“一个自主品牌,至少需要10年培育期。刚开始没一个人听过我们这个牌子,现在慢慢开始有人知道了。”尽管在内销品牌之路上走得并不轻松,施云仍然坚持乐观的态度。

在自主品牌上探路5年后,浙江斐戈集团内销目前还只占总销售额的7%。

宁波斐戈集团三楼展厅,泾渭分明。一边是外销的OEM品牌展示,包括阿迪达斯、KAPPA等几十个国际知名品牌,另一边是该集团生产的自主品牌服装。

站在OEM展示区,斐戈集团董事长施云对本报记者说:“我们现在就是用这边挣的钱,补贴那边做自主品牌。”

施云透露,从2006年起,斐戈集团在打造自主品牌上已经投入上亿元。其中,2010年投入了3000多万元,而全年销售额勉强达到3000万元,要想收回成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我们开店以百货商场为主,租金很贵,加上一些‘潜规则’的费用。开店成本也是越来越高,现在开一家店至少300万元。”斐戈集团董事长施云告诉本报记者。

目前,斐戈集团一共在国内开了12家自营店。

“2010年没开,主要是稳一稳,总结下经验再走。”施云酝酿着在今年重启开店攻势,“2011年会在北京开店,新光天地、王府井、翠微大厦开3家。”

“一个自主品牌,至少需要10年培育期。刚开始没一个人听过我们这个牌子,现在慢慢开始有人知道了。”尽管在内销品牌之路上走得并不轻松,施云仍然坚持乐观的态度。

施云的同乡、浙江广博集团董事长王利平同样在为自主品牌不惜砸进真金白银。

原来以轻工文具为主业的广博集团,目前正在进行产业升级。集团旗下的纳米新材料公司,主要生产纳米镍粉、铜粉、铝粉、银粉等多种金属粉体。

王利平称,纳米公司拥有来自海内外的顶级专家研发团队,在金属超细粉研发领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目前,公司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金属粉体生产线20余套,各类纳米金属粉体年产能达400余吨。

“我们正在应用独特工艺开发太阳能电池浆料用银粉和铝粉,计划年产能达5000吨,各项指标和产品质量达国际领先水平。”王利平透露,“目前处在批量试生产阶段,银粉试验了20多次,我们一个分厂厂长48小时不睡觉。”

要打自主品牌,就必须提升自主创新能力。

“投入、投入、再投入。”全国政协委员、传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冠巨表示,“我们国家的科技投入水平,经费只占GDP的1.7%左右,民营企业的科技投入与国际跨国公司的科技投入差距更远,如果经济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我们就要在科技投入上先赶超。”

徐冠巨认为,应该看到企业现在面临着内部、外部的双重压力,转型升级的任务很重,政府在提升自主创新能力方面应该更有作为。

孵化器助力品牌走出去

全国人大代表、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凤英也认为,应该对通过认证的自主品牌企业的品牌建设、海外展会、网络建设等具体的活动提供部分鼓励资金,鼓励优秀企业进行海外市场拓展。

“在西班牙的孵化器不允许制鞋业进入,在东京的孵化器不允许爱国者进入。”冯军认为现有的海外孵化器模式,难以满足中国品牌走出去的需要。

冯军告诉记者,商务部已在全球15个国家建立了19家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但大多数合作区设在非发达地区,如进入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重点城市,则需要外交部协助办理工作签证准入;外交部在全球各使馆区已设商务参赞,但因其主要为大型企业服务,在服务中小企业方面精力和资源明显不足;科技部曾在美国马里兰大学设立孵化器,但远离重点商务城市,对企业落地帮助不大;而在新加坡建立的孵化器因没有商务部的介入且仅针对科技型企业,又无法形成规模效应。

冯军建议,整合这些部门资源,提供系统解决方案,在不违反WTO规定避免当地行业冲突的前提下,逐步有序地推进互补性行业进入。

他给出了更具体的建议:“在初期试点期间,因孵化器容量有限,国家可依报名企业在国内纳税额多少排序选择入驻企业。”这样做的好处是,以纳税额数字说话,避免腐败和不公;形成国内纳税光荣氛围;外交部与当地工作签证准入的谈判,可打消当地疑虑;若当地政府面对高素质、守法且不冲突的中国企业,如不欢迎,将有机会赢得其邻国政府的欢迎。

此外,规定每个企业在孵化器内享受服务时间为两年。“正常来讲,获得办事处帮助的中小企业在两年的孵化时间内应已适应当地市场,故应搬到其他办公空间,将孵化器空间留给其他排队企业。”

全国人大代表、志高空调董事长李兴浩说,目前中国家电产业出口多以OEM为主,自主品牌不到20%。由于在海外市场缺少自主品牌,大部分中国家电企业只能赚取微薄的利润。资源消耗、能源消耗和廉价劳动力成为中国家电企业仅有的重要支撑。

“综观国内产品出口面临核心技术缺失、标准意识缺乏、品牌国际影响力不足三大“瓶颈”,在出口北美、欧盟等高端市场时,频频遭遇技术壁垒。”李兴浩说,企业必须完成从成本优势型产品向技术优势型产品升级,从贴牌生产向自主品牌升级。国内企业必须越来越重视创新研发,环保节能意识要进一步增强,从而促进高端海外市场出口的反弹。

鉴于此,李兴浩建议,国家应当加大对自有品牌高端家电出口的扶持。尤其是对那些拥有专利技术、超高性能指数的产品给予政策、税收方面的支持。可以通过政府组织中国高科技产品展览、经贸洽谈,推动其在国际市场的销售。

此外,李兴浩建议政府在欧美设立商贸中心或物流中心,以共享资源支持高端产品出口,并研讨其他方面的政策和资源扶持办法,以促进“中国创造”真正进入国际市场,提升中国品牌的影响力。

全国人大代表、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凤英也认为,应该对通过认证的自主品牌企业的品牌建设、海外展会、网络建设等具体的活动提供部分鼓励资金,鼓励优秀企业进行海外市场拓展。

重塑“中国制造”整体形象

王凤英建议向全球推出“中国车”:“国家在产品一致性保证能力、质量控制体系、车辆安全、环保、能耗、质量、服务以及品牌力等方面建立一套可量化的认证体系,形成强制化标准,自主品牌企业必须在多个方面提升自身实力和产品品质,才能通过并获得‘中国车’的称号。”

“我国出口贸易去年已超过1.5万亿美元,但背后存在的各种‘蒙混过关’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不容忽视,这导致中国制造、中国产品、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背负起‘低价’、‘劣质’的恶名。” 全国人大代表、隆鑫集团董事长涂建华说。

“为实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品牌’的转变,培育在国际市场上叫得响的中国品牌,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的海关保护刻不容缓。”涂建华说。

涂建华建议,我国海关应加强制度建设,遏制“无牌出口”侵权,从严“无牌出口”商品的知识产权状况申报程序,如提交进口国收货人或者其代理人后续合法运用知识产权的确切资证及其他相关信息;提交“无牌出口”商品在国内生产加工厂家的基本信息,便于海关在申报环节确切掌握到“无牌出口”商品产销链上、下游两端的相关资信。如果发生侵权,出口发货人提交的“无牌出口”报关记录将成为追索其侵权的重要线索,降低权利人海外维权成本。

王凤英告诉记者,2010年大件产品投诉比率达到高峰,尤为让人担心。以汽车产品消费为例,在中国车主的这些投诉中,汽车质量问题的投诉比例达到34.56%,高居第一。

“在金融危机影响下,世界主要市场的汽车需求萎缩,汽车厂商只能削减成本以度过危机,质量管理又无法保证,势必会出现质量危机。”她分析说,“因此,保障产品质量安全、提升产品质量水平已成为我国当前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紧迫任务。”

“如今,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经济大国,提升产品质量、重塑中国制造品牌形象已经成为当务之急。”王凤英告诉记者。

王凤英建议,将“质量强国”纳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党的十八大上提出 “质量强国”战略,动员全社会以世界先进质量水平为目标,加快提升我国产品质量、工程质量和服务质量的总体水平,使我国产品、产业和企业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她还提出设立“国家质量奖”,以促进建立质量激励机制:“国务院质量行政主管部门会同人事、财政等部门,研究建立质量激励机制,设立‘国家质量奖’。对在质量提升方面取得卓越成绩的组织,在质量管理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企业家、专家或学者以及在质量控制方面工作突出的基层或企业一线岗位人员给予奖励。”

在此基础上,王凤英还建议向全球推出“中国车”:“国家在产品一致性保证能力、质量控制体系、车辆安全、环保、能耗、质量、服务以及品牌力等方面建立一套可量化的认证体系,形成强制化标准,自主品牌企业必须在多个方面提升自身实力和产品品质,才能通过并获得‘中国车’的称号。”

对通过“中国车”强制认证的自主品牌,在购置税等税收方面予以相对于其他车型更加优惠的支持政策,加大融资和信贷支持。对积极应用新技术或为新技术迅速应用提供支持的企业行为,给予研发补贴,建立自主品牌汽车核心技术专项资金,在信贷支持、税收减免以及其他产业政策方面给予支持。

“打造汽车强国,就要形成‘中国车’独特的DNA。”王凤英说,“惟有打造出品质受到国内外消费者认可,但又具有明显区别于其他派别特征的汽车产品,‘中国车’才有望成为德系、日系、美系、韩系之外的新一极。”

纽甜厂家

隧道专用防火涂料施工

18厚生态地铺石

半圆管